可消炎及扩张支气管‧二合一新药改善哮喘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23生活休闲317人已围观

可消炎及扩张支气管‧二合一新药改善哮喘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讯)哮喘是一种常见的慢性肺部疾病,即气道(支气管)炎症,全球有3亿人被此病盯上。虽然哮喘无法被治癒,但仍能通过药物及生活干预来控制病情。日前,国内引进了一种综合糠酸莫米鬆(Mometasone Furoate)及富马酸福莫特罗(Formoterol Fumarate)成份的二合一哮喘新药Zenhale,以作为12岁及以上哮喘病患的长期维持性治疗。国家呼吸医学中心(IPR)总监拿督哈芝阿都拉萨(Hj Abdul Razak)医生解释,根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对哮喘的定义,这种气道炎症与气道过度反应、气流受限(至少有一半可逆转)、呼吸症状如打喷嚏、咳嗽、胸翳闷及呼吸短促有关。他说,根据历年来的数据分析,哮喘病发率每10年上涨50%,预计到了2025年,全球将会有4亿人患上哮喘。全球哮喘防治创议(GINA)预测,哮喘病发率佔了每个国家人口的1至18%。“哮喘具有主要及次要症状,前者为打喷嚏、咳嗽、胸翳闷(呼吸困难)、夜间乍醒、因特异刺激物而重複性发作,后者为疲惫、晕眩、头痛、喉咙痛或出现窒息感。”患者不宜抽烟他提及,哮喘症状是由急性支气管痉挛和气道慢性炎症所引发,估计全球每年有25万人死于哮喘。“哮喘的致病原因可分为基因及环境两大类,前者计有性别、种族、基因组成及药物遗传学,都是无法改变的因子;后者为过敏原、刺激物、病毒、抽烟及他其疾病,可经由干预而获得改变。”他举例,父母任何一方若患有哮喘,孩子被哮喘肆虐的机率也相对提高,这是基因遗传,目前被确认的哮喘易感基因为ADAM33、PHF11/SETDB2、DPP10、GPRA、SPINK5等。“在孩童时期的男孩,会比同龄女性更易患上哮喘,但是到了少年时期,哮喘风险会由男性转移到女性身上。”至于哮喘过敏原,他说花粉、尘螨、蟑螂、动物皮屑、霉菌可引发哮喘,其他刺激物如香烟烟雾、汽车排放气、气候变化、有毒的化学物、病毒感染,或个人生活习惯如紧张、焦虑、剧烈运动,甚至大笑等也有可能让哮喘一触即发。他提醒,哮喘病患不要抽烟,因为它会造成呼吸道产生炎症反应,长期下来导致气道变窄及气流受阻,而这种变窄是不可逆的,即无法经由药物干预而恢复正常,继而加剧哮喘病情。治疗依病情分5级别胸腔内科高级顾问阿都拉萨医生指出,根据GINA对哮喘控制的管理建议,医生可依5个级别病情给予病患适当的治疗,即在第一级时(一週少于2次哮喘发作),给予口服药物治疗;第二级时(一週至少有3次哮喘发作)使用低剂量吸入性糖皮质类固醇(ICS),不能再口服投药;第三级开始得附加长效β2激动剂(LABA)。他解释,ICS的作用是消炎,LABA则是一种支气管扩张剂,帮助鬆弛平滑气道的肌肉,两者能针对哮喘机制下药,而新药Mometasone Furoate/FormoterolFumarate(MF/FF)就结合了这两种药物机制,让病患更易使用。“ICS会比口服药物来得有效,因为口服药物得经过胃、肝脏代谢,最后才抵达肺部,这导致药物毒性往全身跑。”他说,MF/FF出现的不良反应与其他哮喘药物相似,最常见的是口腔念珠菌病(1.4%)和头痛(0.6%)。临床试验显示70%受试者病情没恶化一项涉及775名哮喘病患(皆失效于中度剂量ICS)、为期26週的临床试验显示,MF/FF比单独使用Mometasone Furoate、Formoterol Fumarate及安慰组,更能显着改善受试者的肺部功能。阿都拉萨医生指出,70%的MF/FF受试者在这26週的受试期内,没有出现哮喘恶化的状况。他说,MF/FF也硬撼同是ICS及LABA複合剂的Fluticasone Propionate/Salmeterol(FP/S),结果试验证明MF/FF比FP/S起效更快,8.5%病患的FEV能在5分钟时迅速上升,FP/S则有4.3%。FEV是指当一个人深吸气后,他能在1秒内呼出的气体。值得注意的是,MF/FF没有缓解急性支气管痉挛的标示,因此不能作为急性哮喘治疗。哮喘急性发作是指喘息、气促、咳嗽、胸闷等症状突然发生,或原有症状急剧加重,常有呼吸困难,以呼气流量降低为特徵,常因接触过敏原、刺激物或呼吸道感染诱发。急性哮喘发作程度轻重不一,病情加重,可在数小时或数天内出现,偶尔可在数分钟内即危及生命。询及此药能否用在12岁以下的哮喘病患,呼吸内科罗斯琳娜医生坦承,如果这些病患的哮喘经传统规範给药后仍不受控制,有些医生会以药品核準标示外使用(off-label use)MF/FF予病患。40%患者运动娱乐受限国大医药中心呼吸科主任罗斯琳娜(Roslina)副教授披露,哮喘病患的生活品质往往会因病打折,这可从2010年在欧洲及加拿大展开的哮喘洞察与管理(EUCANAIM)调查中获得验证。调查显示,40%的哮喘病患在体育及娱乐方面受到限制,1/3无法胜任正常的体力活动,20%因病而平均1年有6天不能上班或上课。当情况最糟时,病患的生产力下降了40%。“调查也发现,突发性且严重的哮喘发病远比日常哮喘症状来得严重,所谓的严重是指超过一半的病患因此而停止运动,逾1/4停止工作或上学,几乎10%须进入加护病房。”她说,这项调查揭露,大多数哮喘病患一厢情愿认为他们的病情获得控制,但是事实并非如此,“近1/5的病患需要哮喘急性护理超过1年,6.7%需要住院,约41%需要快速缓解吸入器来减轻症状,且一週至少一次。这些数据显示,哮喘病患有必要进行适当的治疗。”她强调,哮喘加重了国家医疗负担,对国家构成了庞大的经济成本。欧洲在哮喘方面的治疗及管理,就花去了17亿7000万欧元(71亿5000万令吉),其中仅仅门诊治疗费用就佔了3亿8000万欧元(15亿3000万令吉)。退休护士与哮喘共存41年来自吉隆坡的巫裔退休护士比比(Bibi,69岁)是一名哮喘病患,与病共存已有41年,曾有3次因病危急而紧急入院的记录。她忆述,发病初期挂诊,医生处方她口服类固醇,但是效果不是很好,后来医生一直调整药物类型及剂量,她的病情才慢慢稳定下来。“在那病情波动的日子,我不只备受生理折腾,情绪也大大受影响,彷彿有千斤重的压力往身上扛。后来病情逐渐缓解,我就加入了哮喘病友支援小组,给予病友们深切的关怀及鼓励。”比比的两名女儿也是哮喘病患,大女儿还是一名健身教练,这打破了哮喘病患不能频繁运动的迷思。这件事带出了一个讯息:只要病情控制得宜,没有甚幺事情是办不到的。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13.07.11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