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23生活休闲522人已围观

女人迷精选语录给你温暖。这世界已经超负荷地複杂,爱情能不能简单一点,让我傻傻地执着就好?

女人迷晚安语录,相信每字每句的力量。我听过别人口中的开放式关係,也了解要找到灵魂伴侣并不容易,但我还是想拥着一丝微弱的希望,慢慢地等待唯一的、专属于我的那个人,轰轰烈烈地降临,用一百分的爱完整我的生命。

#1

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相遇阳子的那一年,村上春树 19 岁,有少年的惨绿和身为独子的孤独,世界很窄,唯独猫重要。而高桥阳子留一头长髮,直至腰际,拒绝烫髮,也懒得化妆,已把自己活得十足个性。

村上春树事后回想这幺写,「谁都会做梦,而这正是只有在梦中才看得见的少女。」好像世界全暗了,只有你那处有火光,亮了起来。(推荐阅读:村上春树的洁癖慾望,摩羯座式的爱情)

村上春树式的告白很迂迴,一如他的小说,他注意到,阳子正以一天一册的频率,阅读《世界历史》。于是他每日早起进图书馆,算好阳子要读的那一册,不让其他人借,好让阳子能看到书。

终于熬到最后一册,村上春树亲手交给阳子,「我想认识妳。」村上春树式的告白,我喜欢妳,没有企图心,却很有耐性。阳子觉得有趣,他们在神社钟声敲响 109 下的那天在一起,真不能小觑文艺青年的意志力。

1971 年,22 岁,他们决定结婚,阳子父亲只问了村上春树一句,「你爱她吗?」村上春树点点头,高桥阳子正式成为村上阳子。

当时,两个人尚未毕业,一点收入也没有,却有一致对生活的追寻与想像——非得结婚,还非得开间爵士酒馆,取名彼得猫 (peter Cat),纪念他养过的那只猫。夫妻对与人交谈都没有太大兴趣,索性有爵士乐,作为人生的价值基準,合则来,不合则去。彼得猫见证了村上的前作者时期与夫妻俩的生活,生活要是所有你喜欢的东西。

1978 年,村上到东京明治神宫球场看棒球赛,美籍选手 Hilton 挥出全垒打,村上决定写小说,「那是种温暖的感觉,现在我心中仍能感受到。」当晚他开始动笔写处女作《听风的歌》,阳子就是他第一个读者。

有人问阳子,想没想过那个在爵士酒馆切洋葱,沈默寡言的村上会成名?她亦很酷地回答,「从来没有哇,到现在我还觉得很怪。他倒是觉得自己很特别,脸上老是带着『理想当然』的表情。」

村上埋头写作越发成名,而阳子把自己的头髮越剪越短,日本的社会压力沉,他们就选择隔着人世一层安全距离。生活之于村上春树,是早起慢跑,是执笔写作,是养着一窝猫,是与阳子喝一杯白酒,然后安稳睡着。 「我可以离开我的编辑,但不能离开我的妻子。」村上春树曾这样宣告。

身为独子的村上,内心始终有很强的孤独感,遇见阳子,始知眷恋是什幺。少女阳子跟村上长大,撒手带给他阳光,也在黑暗紧握他的手,爱也不必喧哗,即便孤独吧,只要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,人生就会有救的。

#2

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哈利王子与梅根相识在 2016 年,当年 11 月,哈利王子在声明中,证实交往,并强力谴责媒体对于马克尔的污衊与骚扰。「我不同意媒体将这视为梅根必须付出的代价,或这是游戏的一部分。这不是游戏,这是她与她的人生。」

梅根的非裔身份,常被攻击,哈利王子不客气地回应,究竟这是几世纪,怎幺还有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?对向来保守的英国皇室而言,梅根或许当代了些,非裔身份,长哈利三岁,曾离过婚,但标籤与爱情又有何干?哈利与梅根牵起彼此的手,并不在意。

第三次约会,他们去了南非荒野露营。星空下只有两个人,一个帐,世界很大,心跳很近,想明白很多事,我爱你,只不过因为你是你而已,什幺身份也不重要,世间教条太多,我希望自始自终我们都做个自由的人,为我们的相信发声。

求婚场景来得很快,哈利王子递上特别为梅根设计的钻戒,戒身是她喜欢的金黄色,三颗钻,两颗来自母亲黛安娜王妃的遗物,一颗来自南非,这戒有相爱的记忆,也有来自亲人的祝福。

梅根点点头,她看见一个愿意为她柔软,也为她坚持的男人,她迫不及待说好。哈利点点头,他看见一个有个性有理想,更不轻易退缩的女人。婚礼现场,哈利对梅根低语,You look amazing, and i am so lucky ,她一直以来也是。

他们的爱情里,除了互相欣赏,更有捍卫彼此的味道。

某次公开活动,有位市民对梅根说,「好开心,有位女性主义者即将加入皇室家族。」梅根笑着回答,「谢谢你,不过哈利也是女性主义者哟。」语气里有对哈利的深深骄傲。

两人在 2017 年 11 月宣布即将结婚,梅根同时表示未来将淡出演艺事业,投身公益慈善。有人问她是否觉得辛苦?她粲然一笑,深情望着哈利,「我不觉得这是牺牲,反倒觉得这是很好的转变,现在我跟哈利是伙伴了。」

爱情是伙伴关係,若是要爱,那幺爱情就是两个人的责任了。你照顾我,我捍卫你,你爱护我,我心疼你,我们要一起,为我们的爱情撑开更好的环境。

当哈利遇上梅根,当梅根遇上哈利,不是甜美包装的童话故事,却是爱情好真实的样子——我爱你,因为你是你而已。

#3

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玫瑰跟小王子在 B612 星球诞生,睁眼就有对方,有生以来,小王子这幺想好好照顾好一个东西。爱情最初,是相依为命,是相互凝视,是居然这世界上有人比自己还要重要。

玫瑰是小王子爱的启蒙,心动的原型,细心浇灌,屏风保护,不忍风吹雨淋,感觉自己心意珍贵。爱人最初,常常没有自己,想爱她,胜过爱他自己。

玫瑰是小王子的初恋,被爱的人被应允骄傲,芒刺与傲骨,靠得太近会疼,爱也给了人耐心,愿意磨合,拿捏轻重,盘算姿态,终于磨掉彼此尖锐的犄角,寻找到足以嵌合彼此体型,适合拥抱的距离。

爱情是我在你的目光里,感觉了自己存在,从单向的让我爱你,成了我们,我们是一起的。

当小王子打算离开 B612 星球之际,玫瑰柔软起来,「别管这个玻璃罩了。我再也不需要它了。」「夜晚的凉风对我是有好处的。」「假如我想和蝴蝶交朋友,就得要忍受两、三只毛毛虫。」「至于那些大的动物,我一点也不害怕。因为我有我的爪子啊。」

爱也不是我们日夜相依,永不分别,而是我比任何人都愿意我的爱人怀抱自己的理想,享有自己的远方。拉开物理距离,我躲在你的呼吸,陪你去每一个地方,爱过的人会知道,亲密原来也有很多方法,我们究竟是一起的。

小王子最初爱玫瑰,大概理由简单,没有多想,玫瑰是他触目所及的所有,像青梅竹马与玩伴。而后,小王子旅行地球,整片玫瑰园朝他盛开,眼花撩乱,恍然大悟,玫瑰并不特别,世上还有这幺多骄傲的玫瑰。

小王子心里酸楚,而狐狸对他说,「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费的时间,让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。」 世界浩瀚,即刻分心,唯有爱人,佔有你的时间,你心甘情愿,你们在彼此身上花的时间,让你们的爱成立。(推荐阅读:《小王子的领悟》为什幺小王子深爱玫瑰,却又选择离开?)

她可能并不特别,她也可以被取代,但你有选择,你选择了她。 「我那朵玫瑰,别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,但她单独一朵就胜过你们全部。因为她是我浇灌的。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。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。因为她身上的毛毛虫是我除掉的。因为我倾听过她的哀怨,她的吹嘘,有时甚至是她的沉默。因为她是我的玫瑰。」——《小王子》

#4

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余春娇什幺样的女人,人这一生出来混,总会遇过几个渣,她早懂的。可张志明这样一个男人,喜欢到她自己好怕,走到哪里都想念张志明,她痛恨自己无条件爱他,总是让渡自己,一封简讯发出去,

「你不用回来了,不如我走了,我们散了。」 张志明的爱到最后一刻才懂得张狂,这城市没有余春娇,怕是太无聊了,身边没有余春娇,怕是太寂寞了。他揽她,他们撞在一起,又好在一块。

怎幺这幺多人喜欢志明与春娇呢?大抵纯爱只在偶像剧,一个大男孩无怨无悔地爱你好久好久,可春娇与志明太真实了,爱是兜圈,兜兜转转回到彼此身边。 「余春娇,是你让我长大的」——张志明

他们的爱是多舛的生命共同体;他们相爱没有太好的运气,她有伴或他有新欢;他们总要拖着手,拉长步伐,争吵怀疑,才让人看明白,有时候爱情真是藕断丝连,势必要爱过陌生的谁,势必要滚过他人床榻,势必几经跌宕互相纠缠,才知道你好重要。

你好重要,没有爱过别人我真不知道。

余春娇像张志明的圆心,无论他曾经流浪多远,最终都回到她身边,立地生根。张志明像余春娇手里燃起的那根烟,整个城都下禁菸令了,我始终戒不了你,菸气氤氲,像我身体的每个毛孔都想念你。

如果要爱,我但愿我们爱得像志明与春娇一样,不必一眼瞬间就白头偕老,却要互相想念纠缠到老;我们的爱不必是偶像剧,我要你是我生命中的张志明,我也有本事做你的余春娇。

#5

爱情里的五种模样:我喜欢你,喜欢到自己都怕

每个女人生命都有一个胡兰成,男人一生未必遇得上一个张爱玲。

张爱玲遗传了母亲的冥顽,母亲在她四岁就离家,打开自己的自由游历欧洲。绕了世界一圈回来,她要张爱玲接受新式教育,成为一个新女性。母亲又离开,她被托孤在女校,把思念都寄生在文字里。彪悍的性子落进字里,那冷眼看着世态的心眼其实热忱。

张爱玲是一个孤独的人,因她在家庭的流转,因家曾是她的囹圄又是她的温床。张爱玲乖僻疏狂,那一点柔软的心,只在文学与爱情面前显影。她原来不想去流浪,所以落在了胡兰成手心,那一年,胡兰成三十八;那一年,张爱玲二十四。

「轻轻地问一声:噢,你也在这里?」一声那幺的深沈,像大海慷慨深邃,像大海暗藏汹涌。胡兰成人海中寻觅张爱玲,硬生把自己的电话塞进了张爱玲门缝,一个不驯的女子,有一个蛮横的男子来爱。

胡兰成有才气,便爱地很不节制了,他爱过的情人们如上朝的捲轴,民怨四起。张爱玲为什幺还爱?他们结婚没有见证,没有祝福,只有一纸婚书:「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,结为夫妇,愿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」胡兰成很懂她,张爱玲这样不合格律的女子,本来不需要法律。

抗战尾声,他们在烽火中相栖,离散。唯有胡兰成一口好爱,如果人间要他们别头,胡兰成就说:「那时你变姓名,可叫张牵,或叫张招,天涯地角有我在牵你招你」。 胡兰成这样一个男人像买家,女人便是货,货是新的好,他再娶了妾,再路过许多野花,张爱玲一颗蒸热的心被放凉。

「若不是爱我一人,那就不要了。」于是活成了虔诚的孤花,让爱情像不能拒绝的风雨,骤然摧折她。她把他爱到尽头,分手以后当了金戒指,就怕胡兰成生活委屈。

当佳人偶遇才子,那是生无可恋,偶遇知音又何必众里寻他,爱过就无需可惜,她在爱里死过,回一封信: 「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,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。这次的决心,是我经过一年半长时间考虑的。彼惟时以小吉故,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」 张爱玲给了胡兰成三十万元的分手费,从此永别。

张爱玲有过人之处,大抵是她用稿费做了分手费:你爱上我的英才,我用英才送走你,挥一挥手,很俊朗潇洒的。爱得起,便输得起。

胡兰成这样的蝴蝶很多,可张爱玲这幺一朵花少有。

相关文章